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岚 > 养儿难还是养号难?自媒体创业者“拼爹拼妈”

养儿难还是养号难?自媒体创业者“拼爹拼妈”

一周前几乎同时发生了两件了事。一是“少年商学院”的微信号开始卖会员了,二是玩票做亲子微信号的麦兜妈正式从使馆辞职了,专职出来运营微信。对于圈外人来说,这是靠内容起家的两家自媒体各自进入新的阶段。 

 

对于圈内人来说,新闻界两大门派的记者下海之后,不约而同的在育儿这个市场中走出了相仿的轨迹。 

 

这里需要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团队。“少年商学院”微信号由前《南方周末》财经记者张华创办,通过推送高质量的欧美儿童教育文章迅速聚集起近14万粉丝。第二个团队由以麦兜妈为首的七位财经女记者出身的“辣妈”领衔,她们打造了一个亲子玩乐为主题的微信号“大小爱玩”。开张半年不到的时间,这一微信号已经聚集了4万余粉丝。

 

媒体人做媒体,有着会做传播的先天优势,但圈到了用户之后要做什么却也是先天的劣势。

 

宝宝

 

按照过去的经验,媒体获得影响力之后自动成为承载广告的平台。但是这种玩法的后果也是可以预料的,那就自媒体最后变成了传统媒体。在新时代走旧时代的路,是不是行的通? 

 

在沉淀了近一年的时间之后,“少年商学院”选择了卖会员。它的年会费分360元和960元两档,相应的客户可以获得不同的套餐服务。“我个人当时想,能卖出去吗?”现在已经是新童年教育咨询公司CEO的张华这样描述决定卖会员时的心理想法。一周时间内,“少年商学院”收到了200多个订单,70%的订单指向了高级会员。 

 

靠会员包养、打赏养活自媒体的办法出自由电视转型做自媒体的罗振宇。2013年8月,罗振宇和他的视频节目“罗辑思维”发起首次网络会员招募活动。有媒体报道,“罗辑思维”在5小时内募集到了160万元。尽管将这两家自媒体放在一起横向比较并不科学,但从中不难看出,从用户的认可到真实的变现之间存在着诸多可能性。“我们的用户质量非常高,但他们真正需要的服务也是有差异的。”张华说 

 

同样是以优质内容吸引用户的“大小爱玩”选择了一条做平台的道路。“目前我们想做对接客户和商家的纽带。”麦兜妈说,“我们甚至会去问粉丝们,你们有哪些具体的需求?” 

 

在北京雾霾持续加重的日子里,“大小爱玩”推出了空气净化器的团购。按照麦兜妈的描述,现在商家都比较能接受在微信公号上做一些推广,合作谈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但是否要需要把平台继续做大下去呢?后续的投入又要由谁来负责?这些问题目前都只能边走边看。 

 

这种圈子团购在“少年商学院”上也可以看到,亲子演出票务、亲子游乐活动、线下讲座交流。应该说,走的更早的“少年商学院”提前经历了要不要卖东西、怎么卖东西的阶段。现阶段,张华给出的答案是会员制加线上讲座、加上继续探索卖东西。儿童教育的微信营销市场的确十分广阔,但细分的领域和不同年龄层的差异需求,事实上成为了进入者的壁垒,要想深入一步找到精准的产品,是有难度的。 

 

推而广之,会员制是逼迫自媒体向服务型公司转型的好机制,但如果产品的研发没有跟上脚步,而圈子又无法通过成员信息的配对实现自我增值,那将会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最大的威胁,举个极端的例子,假设半年之内有新的产品取代微信,用户大量从微信流失,那么现在自媒体手中的用户资产将全部变成负债无疑。 

 

所以说没有产品和服务的落地,自媒体想要摆脱媒体的角色成功转型,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说在这里,不得不提到另一个媒体家长正在做的事情。 

 

央视财经频道的主持人王凯在脱离体制之后,做了一档脱口秀视频节目《凯子曰》。但在《凯子曰》运营数月之后,王凯团队又做了一档叫做《凯叔讲故事》的自媒体音频节目,专门给儿童讲睡前故事。

 

尽管这个项目也有诸如故事版权这样的短板,但它的策划却是非媒体思维的,“现阶段会有一些内容合作,最初和最终的想法还是要有自己的产品。”一位相关运营人士这样说。 

 

眼下,张华正在琢磨做线下儿童体验教育的事,麦兜妈在想通过提供不同维度的内容团结更多的粉丝来完成今年达到20万粉丝的目标,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宝贵的。



推荐 0